据报道,四川雅安69岁的侯某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此之前有意隐瞒途经武汉汉口返回雅安的事实,多次在外活动,密切接触群众达100余人,并且与30多名医护人员密切接触。

消息一出,引发广泛关注。侯某的行为,既让人愤慨,又令人深深后怕。“纸里包不住火”,疫情面前,倘若故意隐瞒行动轨迹,无异于“抱薪救火”,害人害己。

近期,青海西宁、广西玉林、江苏徐州、广东汕头、山东潍坊等多地,先后已通报多起隐瞒行动轨迹且不进行自我隔离与他人密切接触的案例。由此可见,侯某的行为不是个例。故意隐瞒疫情也不是撒谎那么简单的事情,而是已经严重威胁他人健康和公共安全,更会给疫情防控工作增加难度,甚至影响大局。

这些话富有远见——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推动减贫战略和工作体系平稳转型,统筹纳入乡村振兴战略,建立长短结合、标本兼治的体制机制。

这些话体现精度——落实分区分级精准防控策略。疫情严重的地区,在重点搞好疫情防控的同时,可以创新工作方式,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脱贫攻坚。没有疫情或疫情较轻的地区,要集中精力加快推进脱贫攻坚。

座谈会上,5 位代表通过视频会议系统先后作了发言。

△重庆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地处武陵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2019年4月,习近平专程来到石柱县华溪村考察脱贫攻坚工作。

在6日的座谈会上,习近平针对确保高质量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兑现对全国人民的郑重承诺主要讲了6点:攻坚克难完成任务、努力克服疫情影响、多措并举巩固成果、保持脱贫攻坚政策稳定、严格考核开展普查、接续推进全面脱贫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

撒谎瞒报,肆意活动,严重后果不堪想象。身患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不仅自己经受着病毒的摧残与折磨,而且置众多密切接触者于危险境地。对疫情的任何隐瞒,都不只是拿生命和健康开玩笑,等待他们的,还有法律的严惩。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明知自己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或者疑似存在病毒感染症状,故意传播突发感染疾病,从而危害公共安全,可能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雅安官方通报明确,已对侯某进行专项调查,查实后依法依规从严惩处。

2018年2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四川成都召开的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座谈会上说:“打赢脱贫攻坚战,中华民族千百年来存在的绝对贫困问题,将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里历史性地得到解决。这是我们人生之大幸。”

为了这个郑重承诺,五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已经开了7场脱贫攻坚专题座谈会。

6日这场座谈会的主题是“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在2020年新年贺词中,习近平主席这样号召:“2020年也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冲锋号已经吹响。我们要万众一心加油干,越是艰险越向前。”

△“七百弄鸡”是广西大化县重点发展的生态养殖业。

5年前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一项艰巨任务: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因其艰巨,五中全会把叫了多年的“扶贫攻坚”改为“脱贫攻坚”,宣示到2020年一定要兑现承诺。

△群山环绕的湖南湘西凤凰县十八洞村。2013年,习近平在这里首次提出了“精准扶贫”理念。

在6日的会上,习近平说,脱贫攻坚战不是轻轻松松一冲锋就能打赢的,必须高度重视面临的困难挑战。“这是一场硬仗,越到最后越要紧绷这根弦,不能停顿、不能大意、不能放松。”

△这是三河村民新的居住地,整洁有序。全村通过发展种养殖业,有力带动了贫困户增收。(三河村驻村扶贫工作队供图)

针对这些问题,中国农业经济学会会长陈晓华认为,要建立起优质产品标准。没有标准的产品,最终是走不远的,下一步要加快推进地方产品标准治理。“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产地环境,就很难打造出优质的农产品,也很难创出叫得响的农业品牌。如何把产地环境保护好,是我们面临的重要任务。现在,内源污染和外源污染的问题,对农业品牌高质量发展构成了威胁,所以我们要切实把农业的产地环境保护好。”

主笔丨龚雪辉 郁振一

就在准备集中火力攻克最后堡垒之时,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习近平在指挥部署疫情防控阻击战之时,始终保持着多线作战的清醒判断。

△2018年,云南怒江州独龙江乡6个行政村整体脱贫,当地群众曾给习近平写信,汇报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的喜讯。这是独龙族民众欢度“卡雀哇(独龙语新年)节”。

这些话传递温度——要做好对因疫致贫返贫人口的帮扶。要切实解决扶贫农畜牧产品滞销问题。对没有疫情的地区要加大务工人员送接工作力度。

6日的座谈会是以电视电话会议形式召开,在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以及中西部22个省区市所辖市(地、州、盟)、县(市、区、旗)设分会场。这意味着5年前向中央签责任书的22个省份一直开到了县级。这也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央召开的第二场大规模电视电话会议。

虽然有泪水,但绝不后悔。

相继曝光的隐瞒案例在不断给我们敲响警钟,疫情防控工作仍容不得一丝一毫的懈怠。防疫阻击战是一场人民战争,在全国一盘棋,严防死守做好疫情防控的背景下,更需要每个人积极主动配合、通力合作。

浙江大学CARD中国农业品牌研究中心主任胡晓云从消费者层面出发,深度诠释了她对于区域农业品牌运营和消费的看法。“今天的消费者和过去的消费者完全不一样了。他不仅仅是生物人,还是社会人,同样也是符号人,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立体多元个性的符号消费已然形成。”

△ 2018年2月,习近平深入大凉山腹地的昭觉县三河村,看望贫困群众。这是习近平当时与村民交流的地方,“彝家火塘话脱贫”的情景历历在目。如今三河村民已搬迁到新的安置点居住,村旧址辟为实景博物馆。(三河村驻村扶贫工作队供图)

在3月6日的座谈会上,习近平说,这是党的十八大以来脱贫攻坚方面最大规模的会议。

所有的评价,都将在行动中获得。

“攻坚战”叠加“阻击战”,

面对困难与挑战,更见方法和智慧。去年3月7日,习近平在甘肃代表团为打赢脱贫攻坚这场硬仗“支招”:坚定信心不动摇、咬定目标不放松、整治问题不手软、落实责任不松劲、转变作风不懈怠。

前6场座谈会,都是习近平在贫困地区调研之后召开的,每次围绕一个主题。总书记在6日的会上说,今年疫情发生后,也考虑过等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再到地方去开,但又觉得今年满打满算还有不到10个月的时间,按日子算就是300天,“必须尽早再动员、再部署”。

根据我国品牌农业目前的发展现状,报告梳理了五类“短板现象”,包括“一哄而上”同质化严重、“劣币驱逐良币”、部分区域农业品牌还在“睡眠”中、一味追求品牌“一夜成名”、优质农产品竞争力不强难以满足价值化的需求等。

“当前,农业品牌化汇聚着越来越多的聚光灯,但国内深入研究和实践者寥寥无几,真正成功经验和可复制的成功模式更是屈指可数。”中国品牌建设促进会秘书长郑志受表示。

《时政新闻眼》查询发现,五年前的11月份,中国也曾高规格开过一次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那是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后的第一个中央工作会议。会议期间,中西部22个省区市党政主要负责同志向中央签署脱贫攻坚责任书。

在由传统农业大国向农业强国转变的过程中,农业领域有诸多问题亟待解决。论坛现场,中国区域农业品牌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区域农业品牌发展报告(2019年度)》。该报告提出,我国区域农业产业品牌存在产品种类繁多、市场需求空间大等优势,但也存在产业链条短、大而不强,假冒伪劣重灾区,影响力仅限局部地域和物流运输滞后等问题。

论坛现场,多位地方政府负责人围绕区域农业品牌发展发言,共同探讨这一业态的升级之道。他们认为,质量是铸造品牌的第一要素,中小型企业“一企一品牌、单打独斗闯市场”的模式很难有大作为,只有统一区域农业品牌、统一产品标准、抱团营销推广,才能闯出大市场。

△从左至右依次是云南怒江州委书记纳云德、新疆和田地委书记杨发森、河南兰考县委书记蔡松涛、广西大化县委书记杨龙文、贵州赫章县委书记刘建平。(资料图)

在3月6日的座谈会上,总书记说,“今年脱贫攻坚任务完成后,我国将有1亿左右贫困人口实现脱贫,提前10年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减贫目标,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帮助这么多人脱贫”。

这些话彰显力度——对52个未摘帽贫困县和1113个贫困村实施挂牌督战,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要较真碰硬“督”,各省区市要凝心聚力“战”,啃下最后的硬骨头。主要政策措施不能急刹车,驻村工作队不能撤。从下半年开始,国家要组织开展脱贫攻坚普查,对各地脱贫攻坚成效进行全面检验。

如何兑现承诺,习近平讲了这6点

△华溪村民正在规模种植中药材黄精,中药材产业帮助不少村民实现稳定脱贫。

《时政新闻眼》发现,这五位发言者所在的区域颇具代表性。云南怒江、新疆和田均在全国深度贫困地区“三州三区”之列。习近平对主要聚居在云南怒江州贡山县独龙江乡的独龙族群众脱贫一直牵挂于心。2014年4月考察新疆时,他曾召集和田等南疆5个地州负责同志开座谈会。2017年3月,兰考成为贫困退出机制建立后河南全省首个脱贫的贫困县。赫章、大化则分别是贵州16个深度贫困县之一和广西4个极度贫困县之一,尚未脱贫人口分别是2.5万人和1.7万余人。

你们一直都是我们眼里

疫情面前,容不得半点侥幸心理。“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是切断疫情传播途径、防止扩散的最有效措施。只有据实报告,才可以使自己获得及时隔离与救治,让亲友乃至更多人做好必要防护,更能令管理部门充分掌握疫情和警示信息,便于统筹部署针对性的防控举措。如此,才有利于疫情防控大局,也是对自己和亲友的负责之举。

总台央视记者丨安文剑

最美的“白衣天使”啊!

这一系列座谈会成为中国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要节点,引领中国一步步实现这项震古铄今的伟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