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消息:截至北京时间4月3日早上6点,德国累计确诊病例达7万9696例。叫托马斯·拉贝,是德国一位医生,他还有一个身份,是《拉贝日记》的作者约翰·拉贝的孙子,而《拉贝日记》被公认为是近年来发现的研究南京大屠杀事件数量最多、保存最为完整的史料。托马斯·拉贝,与中国有着很深的渊源。就在十天前,他给中国驻德国大使馆写了一封信,为您讲述的这段跨越80多年的故事,就从这封信开始。

日前,中国驻德国大使吴恳先生接到了一封来信,写信的人叫托马斯·拉贝,目前是德国海德堡大学医院的医生,他在信中向大使求援,说医院急需一批抗疫药品,而这个药品是中国企业生产的。

浙江某药企负责人 蒋国平:3月21日我们企业收到了国务院联防联控医疗物资保障组的调运单,拉贝先生一开始是要求十盒,也就是十人份的量。后来我们联系了大使馆,我们自行把捐赠量增加到40盒,同时在药品的包装盒里面我们增加了英文说明书以及中国的临床数据,希望能给他们提供更多的帮助。

“群鬼共和国”的现实投射

三月底开始,德国疫情日益严重。中方抗疫物紧急资驰援德国,中德专家加强疫苗和药物研发合作,远程连线,共享防控和治疗经验。得知德国的海因斯贝格县成为疫情“重灾区”后,有华人华侨、中国留学生和中资企业自发向该县捐款捐物,帮助他们渡过难关。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德国有句谚语叫“山和山不相遇,人和人要相逢”。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驻德国记者了解到,托马斯·拉贝正在医院上班,对于中国提供的及时援助,他表示感谢。

中国驻德国大使 吴恳:他给我来信求援说我现在需要一种药品,除了救我自己和家人,也想救我的患者。这个药品中国生产。中国工信部牵线 向德国医院捐赠物资 中国驻德国大使馆随即与工信部联系,很快找到生产这种药品的企业。

海南银行在众多城商行中成立时间较晚,该行于2015年才正式开业,是海南省唯一的省级法人商业银行。海南银行是由海南鹿回头旅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鹿回头)作为主发起人,交通银行作为战略投资者,12家股东共计出资40.8亿元发起设立。启信宝信息显示,海南银行的法定代表人为王年生。

根据双方签署的协议,铁路投资公司将根据企业总体发展战略规划,积极推荐各类业务合作需求,支持海南银行提升资本实力、发展动力和服务能力,更好地服务海南岛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

这场拍卖的起因是上海华信及其控股股东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华信)旗下另一子公司——上海市华信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与中原银行的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之后法院将上海华信名下的股权及股票已全部过户至中原银行名下以抵偿债务,其中就包括海南银行的3.6亿股股份。但是这场拍卖最终以流拍收场。

其实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德互帮互助、携手战疫的故事还有很多。中国疫情暴发初期,德国向中国援助医疗物资,并派出专家赴武汉进行科研合作,其中德国杜伊斯堡市率先向友城武汉捐赠防疫物资,很多德国友好人士也纷纷给中国加油,给武汉打气。

在过去一年中,海南银行的资产规模速度扩张也很快,到去年末该行的资产总额扩大了43.71%至536.74亿元,在资产质量方面,该行去年末的不良贷款率虽然有所上升(0.98%),但是在同业中仍属于资产质量较好的。

上海华信及中国华信早已负债累累。《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了解到,今年4月,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宣告了上海华信、中国华信等公司破产,中国华信及其三家子公司的净负债高达约1308亿元,不仅公司债台高筑宣告破产,中国华信的创始人也身陷囹圄。有媒体曾报道,中国华信的创始人叶简明已经被调查。

实际上,去年6月,上海华信持有的海南银行3.6亿股股份就曾经在阿里司法拍卖网上拍卖,彼时的起拍价为5.36亿元。

得知了这个故事的网友们也表示:你待我以诚,岂敢相负!中德携手抗击疫情

此次接手海南银行股份的铁路投资公司由国家铁路集团全资控股,铁路投资公司与海南银行于近期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铁路投资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称,此次铁路投资公司拟入股海南银行,双方建立全方位战略合作关系,是为了将铁路投资公司的行业优势、资源优势与海南银行的金融优势相结合。

除了叙事层面的风格处理和群像塑造以外,《妈妈!》一剧最打动人心之处,大约还在于核心情感表达中,时时处处体现出来的润物无声的善良。剧集以述说母爱为核心,但又没有把主旨局限于单纯地礼赞母爱一点上,而是将寸草春晖的母性光辉,推展成为更大范围、更深层次上的善良,散布在剧集中大大小小的人物身上。这种善良不仅表现在主人公车瑜理和丈夫曹钢和的现任妻子吴珉贞,两个人为了孩子能得到更幸福的生活,都愿意无私地为彼此做出牺牲等关系情节走向的重要节点上,还体现在一些次要人物的支线细节上,比如:神婆美东嫂体恤亡灵对亲人的留恋,不顾自己业界最低的“超度率KPI”,同意他们全部羁留在人间;车祸去世坚持二十年不肯超生也要陪伴幸存小儿子的一家三口,为了瑜理的孩子不被坏巫师带走,而被送离人间……处处流露着掩抑不住的善良。

梅赛德斯·奔驰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 欧拉·康林松:人心齐,泰山移。“山和山不相遇,人和人要相逢”

中德文化交流友人 阿福:作为世界公民,此刻的我们应该齐心协力在一起。

而海南银行将充分发挥金融机构的网络渠道、品牌信誉、科技系统和综合金融服务优势,为国铁企业资产资本化经营和资源开发提供优质金融服务。

而这恰恰是《妈妈!》一剧的高明之处,剧集用反差性极强的喜剧化手法,包裹了故事哀伤的内核。观众目之所及的女主人公重生之后这样那样搞笑的不适应,背后是一场飞来横祸导致的生离死别:怀胎十月的母亲来不及抱孩子一下便含恨离世、身为医生的丈夫可以挽救病人的生命却只能看着死神夺走妻子、失去女儿的父母为了女婿不要去自杀不得不忍痛不再见外孙女……创作者怀着无比的温柔,把内在巨大伤痛的起点轻轻掩住、一带而过,把用欢欣包装后的女主人公的还魂故事作为叙事主体,甚至令观众忘记剧集所有故事成立的前提不过是一个奇幻的假设。可也正因此,当带着伤感的现实主旨偶尔照进欢畅行进的情节中时,那含着泪的笑,才格外具有触及人心的强劲力道。

首先一层,是透过其中一些鬼魂的死因,折射出了很多现实问题:比如自杀女孩所遭受的职场霸凌冷暴力,以及棒球选手的打假球和粉丝不理智行为等,都展示了剧集对于现实生活的关注。其次,群鬼普遍的亲情牵绊,让主线情节内车瑜理一家的经历不再作为孤例出现,这也将剧集中对母爱亲情的讨论和歌颂,从个体故事推而广之到了群体性的感受,扩展了主题的外延和触动观众共情的范围。与此同时,鬼魂世界作为现实的镜像性延续,也为剧集探究更深层的生命与死亡意义的命题预留了空间。当剧中逝者的鬼魂看着家人因自己的死亡悲痛欲绝,而生发出对轻生以及活着时所犯错误的反思,当亡灵要被超度升入天堂而不得不和阳世的亲人、乃至阴间的鬼魂朋友在此分离,剧集希望阐释的“死亡并不只是一条生命的终止”“一个人的人生不仅仅属于自己,还属于与之拥有共同记忆的亲人朋友”“人与人的相遇与告别不止存在于生前,也存在于死后”等生死观,便更具有说服力了。

从海南银行2019年年报来看,该行去年共实现营业净收入9.83亿元,同比增加1.47%,实现净利润2.42亿元,同比增长29.26%。

药企负责人介绍说,把这些药送到德国,最大的困难发生在运输环节。不过在工信部,浙江省政府等各部门帮助下,驻德使馆方联系上汉莎货运有一趟飞机从上海直飞德国,最终寄到了托马斯·拉贝先生手中。中国驻德国大使 吴恳:已经顺利地送交到了拉贝手上。

海南银行去年净利大增近三成

海南银行2019年年报显示,该行的第一大股东海南鹿回头持股比例为17%;海马财务有限公司和上海华信并列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2%;交通银行则紧随其后,持股10%。

向中国大使馆写信求援的托马斯·拉贝,是约翰·拉贝的孙子,目前是德国海德堡大学医院的医生,疫情期间一直坚守在医院一线。

立足于内容和节奏,把《妈妈!》定义成一个“欢脱的鬼故事”,或许也不算错误。女主人公车瑜理“鬼魂还阳”的设定,令情节自然而然出现了典型的喜剧情境。一方面,车瑜理全知鬼魂的身份,与其他人物之间形成了信息的错位差,她拼命掩饰自己鬼魂身份的一切举动,实则都将这种错位步步强化,并且从错位中演化出种种误会、搞笑的因素;另一方面,鬼魂重返人间这样荒诞的超自然现象,也打破了剧情背景原本存在于现实中的平衡,无论是死而复生的车瑜理,还是其他一直活着的人物,想要让一个鬼魂重新融入人类社会的努力,都会随之产生一些无法遂愿的反向作用,这种“求不得”的经典模式,也是深化剧集喜剧效果的重要构成。再加上欢快的叙事节奏的辅助,几乎令观众意识不到这其实是一个亲子爱人阴阳两隔的悲伤故事。

也是因为有如此善良的情感作为内核支撑,《妈妈!》在剧作上虽有亲妈碰后妈、前任见现任这样极强的矛盾冲突,但却能够处理得极尽柔和。没有撕扯争吵的狗血剧情,人物不断为他人考虑的同理心,把巨大的对立拆解为细小而生活化的日常烦恼,令观众不知不觉也被牵入情境,跟着剧中角色陷入设身处地的两难纠结之中。选择,没有对错之分,只有视角不同。让观众能沉浸式地站在不同立场上,为每个人物的悲欢而心绪复杂,并在感动泪目之后,心生哀而不伤的温暖感觉——这也正是《妈妈!》一剧主题中“善良”的最大魅力。

《妈妈!》一剧的创作中还有一点颇令人称道,便是构想出了一个“群鬼共和国”。在主人公车瑜理骨灰安放的殡葬园内,徘徊着无数不愿飞升天堂、再次投胎做人的鬼魂。他们之中,有车祸中一同毙命的一家三口,有放心不下身患癌症女儿的母亲,有放高利贷意外堕楼的黑社会,有自杀的职场女性和棒球选手,甚至还有一代一代可以追溯到百余年前朝鲜王朝的古早家族亡灵。大部分羁留人间的鬼魂,都是因为割舍不下还在人世的亲人。而这些鬼魂群像的存在,又对现实世界形成了层次丰富的投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