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车跟着导航一头扎进池塘

在家吃饭的辅警老傅第一反应:救人

女乘客出于本能紧紧抱着他,他说:“你再这样我们都得完蛋”

最危险的是,车子一边往下沉,一边慢慢往水深3米左右的池塘中间漂去。

每个反对派立法会议员都在自己的桌前放了一块写有“性命攸关、全面封关”的宣传板,而发言则处处充满了侮辱攻击、毫无下限,完全偏离了会议主题,为了达到政治目的无所不用其极。

非法“占中”头目陈淑庄罔称要为市民讨一个说法,指林郑月娥扣下了多个批次的口罩,才使得民众凌晨就去屈臣氏排队买口罩,并侮辱林郑月娥死不悔改。

回家洗热水澡,感觉冲下来的都是冷水

三个人出来了,车里居然还有声音。傅进华已经精疲力尽,他回到岸边,跑回家拿来了更长的网兜,让车里剩下的人抓着网兜出来。

叶师傅和妻子向傅进华当面道谢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池塘里怎么有汽车尾灯在闪?再仔细一看,是一辆汽车冲进了池塘,车头往下沉,所以车尾才翘起来了。

怎么办?傅进华的第一反应:救人。

台湾地检署在侦讯后依侵占公有财物罪嫌重大,且有勾串证人嫌疑申请羁押禁见,获台湾法院裁准。

在派出所,傅进华还负责水电维修,各种工具是必备的。他跑回车里,拿了一个锤子,返回池塘边,朝着车子右后窗的玻璃猛砸。

车头一点点往下沉,车子慢慢往池塘中间漂去,离岸边越来越远……此时,黑暗中突然冲出一名中年男子,手持铁锤,“砰砰”两声砸破车窗,跳入刺骨的水中勇救5人。

“全面封关”是什么意思?简单来说就是封锁香港与内地的所有口岸,限制所有内地人及一定期限内到访过内地的非香港居民进入香港,物资也不能进出,将香港彻底变成一座孤岛。

“港独博士”郑松泰大言不惭,认为政府什么都不做,没有作为。因为不能封关保护香港,所以要自救。

这种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利用特殊地位绑架病患群体的生死,来要挟全社会满足自己所谓的诉求,一方面完全践踏了医护人员道德底线以及最起码的人伦常理,可谓丧尽天良;另一方面,也反映出罢工其实是软暴力、假民主,只是为自己的贪生怕死、胆小懦弱、当逃兵寻找一个伪善的借口,并把这种责任无耻的推到特区政府身上,称“是被逼上绝境”,与修例风波中反对派一直以来的龌龊做派何其相似。

又是砸车窗,又是连救5人,整个过程,前后最多也就5分钟。人刚上来,车子就彻底沉到了塘底。

立法会中反对派的丑恶言行

2月2日,香港反对派在港铁沿线20处设立街站,发起签名运动,让市民联署支持医护罢工,要求立即“全面封关”。而此前为了既遏制病毒蔓延趋势,又保障香港的防疫需要,特区政府进行了部分封关。但这却被反对派和“港独”势力加以利用,诬称是特区政府让“内地病毒滋染香港、占用香港医疗资源”,以此误导香港市民,着实跟修例风波期间那些伎俩如出一辙。

“那声音,好像是电瓶车摔倒了一样。”44岁的傅进华,是金东公安分局孝顺派出所的辅警,当辅警10年了,警觉性很高,有点风吹草动,就要看看到底是咋回事。

“之后又爬出来两个人,我都忍不住问,车里到底几个人啊?”在驾驶室的叶师傅是最后一个出来的,他告诉傅进华,车里真没人了,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叶师傅的车子冲进池塘,发出了“砰砰砰”几声巨响。

造谣污蔑误导民众认知

纵暴议员黄碧云则诬称:我们要求全面封关,那么大的门(只是)关了一点点,(因为)有人进来(才)让疫情爆发,(内地人)还进来抢物资、抢口罩。

此时,车子离岸边已经有五六米远。

头一晚刚刚做了一件大事,昨天一早6点,傅进华又照常上班了,和谁都没有提起这件事,只是发了一个朋友圈。这一下,大家才知道,老傅救人了。村子里,这件事传得更快。

而操纵媒体污蔑特区政府、激化民众情绪,向来也是反对派的“拿手好戏”。随着内地和香港感染人数的不断增加以及社会各界对疫情关注度的上升,反对派加紧了策划、鼓动,试图进一步利用舆论场扰乱防疫工作,分化香港社会,逼迫特区政府采取“全面封关”。

“第三个也是个女的,看到我,出于本能紧紧抱着我,”池塘水深3米左右,傅进华意识到这样很危险,赶紧大声提醒,“你别这样,这样我们两个人都得完蛋!”

众所周知,香港的生活物资供应大部分来源于内地,如特区政府“全面封关”,势必会让社会运转马上陷入瘫痪。即使不切断物资供应,只是限制人员入境,也会给与内地联系密切的香港居民带来诸多不便,让高度依赖内地的零售、旅游、酒店、餐饮等香港基础经济遭受重创,并会影响到其中国内地离岸金融中心这一地位,等到民怨鼎沸,反对派必然会跳出来借民意发动“政变”来“接管”香港,真真是一招毒计。

案发后仅三个多小时,暴徒就在Telegram一账户表示对事件负责,称内地旅客“散播冠状病毒”,威胁会继续放置炸弹,并扬言“自己关口自己封”。据悉,该Telegram账户出自“老豆搵仔”,其与勇武组织“屠龙小队”及“V小队”关系密切,为转移警方视线才另开账户。“老豆搵仔”亦在Telegram上叫嚣,在口岸及地铁放置炸弹,就是针对内地旅客,“只系个开始”、“不论蓝黄,不想被炸就罢”。

雨夜,视线差,又不熟悉路况,叶师傅就跟着导航走,晚上6点多,开车经过了徐家村。在徐家村的水塘边,导航“左转”语音一响,叶师傅打了一个方向,车子突然往下栽。等他反应过来,车已经开到池塘里了。

绝望,是叶师傅想到的一个词。

傅进华的家,离池塘边只有十来米,当时他正和老母亲在家吃饭。听到响动后,他推门出来。

叶师傅是安徽人,在杭州一家做物流配件的外资公司上班。前一天晚上,他从金华西站接了两男两女四个老乡,当晚想歇在孝顺镇上,第二天带他们到义乌玩一下。不过,走金义快速路时,他从孝顺拐口开过头了,就从傅村一带拐回去准备到孝顺。

此外,因为疫情严峻,反对派虽然宣称暂停举办大规模游行集会,但背后却鼓动医护新工会发起了“政府无能、港人自救”大罢工,企图逼迫特区政府“全面封关”。

“我把水面上搓衣的水泥台阶看成了路面,车子就开进去了。”车子开进池塘,没了支撑,车头一点点往下沉,水很快就淹进来了,冰冷刺骨。

有网友表示,之前台军就有很多士官不把军纪当一回事,还有的在军队出了事的军士官就直接退休,最后还可以领退休金,怒斥称“这都是什么烂军人啊!”(海外网 张莎莎)

车里三男两女,发现车子冲进池塘,赶紧推车门、摇车窗,但车子好像失控了,无济于事,根本打不开。

车里显然是有人的,在拼命拍打求救。

幕后操纵医护人员“罢工救港”

12月23日晚6点多,一辆越野车冲入了金华金东区傅村镇徐家村的池塘。车门紧锁,车里5个人拼命拍打车窗求救。

同时,港毒还做好了充满悲情的文宣产品,假惺惺地为李医生的过世哭嚎,实则开足马力煽动内地网民攻击、抵制现行的政治体制,企图在内地制造混乱。

第二个人冒出头,是个女的,傅进华想拉,但是车子已经往池塘中间去,他只能跳进去,再把人拉上来。

就拿这次组织医护罢工的新工会“医管局员工阵线”来说,根据媒体之前爆料,8名核心成员中,虽然余慧明为主席,但是有着“撑暴”背景、与“泛暴派”关系密切的副主席罗卓尧等3人才是该组织的实际把控人。

其实,早在1月30日,为了更好地控制疫情的发展态势、稳定民心,防止反对派借机炒作无理要求,香港特区政府就专门召开了立法会卫生事务委员会的特别会议,讨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

昨天白天,叶师傅来到孝顺派出所时,仍然惊魂未定,身上的衣服也是热心村民借的。下午,他带着从杭州赶来的妻子向傅进华当面道谢。见到傅进华,叶师傅才有了一点饥饿感,意识到自己快20小时没有吃东西。

啧啧,这不就是反对派借抗“疫”之名实则将香港警队顶在抗疫最前线的伎俩吗,其最终目的不过是想通过此进一步削弱特区政府管制能力,为乱港行径铺路罢了。

而经历这一切的傅进华,已经精疲力尽。走回家的十几米路,两只脚都像挂着石头。

暴徒连续制造5起爆炸案件

为了挑拨香港与内地的关系,鼓动市民对抗中央和特区政府,勇武派暴徒已然丧心病狂,将暴力恐怖活动披上控制疫情的“正义外衣”,企图延续修例风波中取得的政治利益,进而染指9月份的立法会选举,意图从中取得更多的政治筹码。

慌乱中,大家都本能大呼“救命”,拼命拍打车窗求助,甚至拿出发光的手机,用力砸向车窗玻璃。

生而为人,当做人事!

第一个人从车里爬出来了,傅进华赶紧把他拉到岸边。

“嘻哈议员”邝俊宇一边叫嚣什么时候全面封关,一边又说香港政府为什么不把口罩派给医生和港人,还攻击特区政府简直就是垃圾。

面对这次疫情,香港医疗界也面临着物资短缺、防护措施简陋、心理压力大等多方面问题。反对派借着这个背景,趁虚而入,指挥新工会对不明真相的医护人员大肆洗脑,安排专人假扮医护人员来煽动情绪,以此招纳新成员,壮大实力。

因为着急,傅进华根本来不及脱衣服,衣服吸了水,就感觉身上挂了铅一样重。他还是艰难地想把车里第三个人拉出来。

反对派绑架舆论,割裂、挑拨香港与内地的关系,利用疫情肆意制造谣言、抹黑政府,其险恶用心值得每一个人警醒。

昨日(12日),台检方传唤周姓男子、厂商罗姓男子到案说明,周姓男子承认所犯罪行,但罗姓男子则表示并不知情。台办案人员在对目前掌握的信息进行梳理后怀疑周姓男子仍有款项未被发现,称将进一步比对相关报账、交易等资料,以厘清是否有其他共犯。最后周姓男子被羁押禁见,罗姓厂商交保5万元。

好在被救上岸的人都没事,热心的村民跑回家,给他们拿来了御寒衣物。

池塘周围都有栏杆,唯独那里是一个缺口,给村民洗衣洗菜用的,还做了一些台阶。

第一下,“嘭”的一声,没反应,他急了,又大力砸了一下,这才砸开。

特别是2月7日武汉中心医院李文亮医生不幸病逝后,反对派更是“如获至宝”,啃食着“人血馒头”,想把李医生打造成“反体制”的“英雄”,将他的死亡当成一杆枪,肆无忌惮的带节奏。乱港分子沈旭辉就撰文《李文亮医生的悲剧说明了一切》,诬称说出个人意见,就是“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这是香港为什么要反抗的原因。《立场新闻》则大肆造谣,称李文亮医生病逝后,其妻子发出“求助书”,要塌方的家亟待援手……

对此,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近日在媒体面前已经公开宣布坚决拒绝“全面封关”要求,并表示“全面封关”做法不可行,它不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声明中提及的原则和指引。

在2月7日罢工结束后,反对派试图利用“医管局员工阵线”煽动医护人员延长罢工,遂组织工会举行投票活动,结果近7000人参与投票,当中有4000票不赞成延期罢工。一直企图“延长罢工“的工会主席余慧明声称:“工会一众理事感到不甘心、不忿气,但会尊重投票结果,日后仍会以不同方式争取诉求。”医管局晚上发表声明,欢迎员工组织决定中止工业行动,期望员工尽快返回工作岗位,为病人提供所需服务。由此可见,“医管局员工阵线”发起的罢工行动并不得人心。

综合台湾“联合新闻网”和“东森新闻云”报道,去年(2018年)退伍的周姓男子曾为台空军上士补给士,服役于屏东基地的联队,主要负责采购队上所需的文具、五金、清洁用品等,不料他购入报账并取得款项后,随后就联系厂商办理部分商品退货,因采购数量众多,若无清点根本看不出来。台检方追查后表示,周姓男子用此种方式,在2017年至2018年间持续私吞公款近10万元。台湾高雄地检署搜索其住处,扣得iPhone手机等大量3C产品,初步判断被私吞的公款被周姓男子用来购置新款手机、蓝牙喇叭等高价电子产品。

有理哥根据香港立法会官方网站公布的全程会议录像来看,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卖力表演的目的,与之前反对派民主党、公民党、工党、职工盟、民间集会团队等政党、组织举行的游行请愿和联署活动出奇一致,都是抹黑特区政府反应迟缓、“抗疫不力”,并把街头暴力示威中的套路直接搬到了立法会会议上,再次上演闹剧。

反对派不仅利用媒体制造香港社会的恐慌,对正处在疫情防控关键时期的内地,还企图利用舆论带节奏、搞事情,动摇民心,抹黑政府。

在会场中,还有议员在玩手机,可以说他们是极不严肃的。

其实在立法会上叫嚣仅仅是反对派台面上的表现,私下他们还盘算着更卑鄙的招数。

2月3日至7日,“医管局员工阵线”连续组织了5场、共计过万人次的罢工,以瘫痪香港医疗体系试图胁迫港特区政府实施“全面封关”。

救出第三个,他有点撑不住了:车里到底有几个人啊?

刚发现时,池塘里的这辆车离岸边不远,但窗门紧闭,要想救人,必须先砸开车窗。

继粉岭晖明村(特区政府本拟将其用作防疫隔离营)被人投掷汽油弹纵火烧毁,明爱医院、佐敦公园及深圳湾口岸管制站等地发生爆炸案件后,2月2日中午,暴徒又在港铁东铁线罗湖站列车上放置土制炸弹。当时工作人员在地铁车厢的凳底,发现一个可疑装置,迅即报警求助。就在港警爆炸品处理课人员到场前,该装置突然起火,传出爆炸声及冒出大量浓烟,导致罗湖至上水列车服务中断6小时。

毒媒《苹果日报》就刊文称春节前返乡的500万武汉居民是为躲避病毒的逃亡。《立场新闻》则援引所谓的民意调查报告,罔称分别有逾8成及6成市民继续支持全面封关及医护罢工,七成半被访者不满政府表现。《香港电台》则颠倒黑白,称特区政府拒绝对内地人的全面封关,是妄图以香港薄弱的医疗系统,去拯救内地的患者……

而有理哥前几天的文章也提到过,在2月2日“医管局员工阵线”的记者会上,职工盟主席吴敏儿、港龙航空空勤人员协会总干事施安娜等现身为其站台“代言”,也说明了反对派就是幕后指使。

修例风波至今,香港的暴力活动从未停止,而是更加转向了地下化、极端化。近日,香港暴徒在10天内连续制造了5起爆炸案件,用恐怖手段制造社会恐慌。

12月23日,金华下雨,晚6点多,天早就黑透了。金东区傅村镇徐家村,很多农户家都关起房门御寒。村子黑暗寂静。

“又冷又累,回家洗热水澡,冲下来的热水都感觉是冷的。”回想起来,傅进华还是有点后怕,“但是不后悔,救人是本能,再来一次还是会救的。”

“大家当时在车里非常绝望,如果没有他,后果不堪设想,是他让我们捡回一条命”。叶师傅拉着傅进华的手,一个劲地道谢。一旁的妻子,忍不住抹眼泪。

池塘里怎么闪着汽车尾灯?糟了,是一辆车啊!

“汉奸议员”莫乃光更恬不知耻,称不封关,明天别人就封香港的关,会影响香港所有的经济,为什么不像台湾一样给每个疑似病人配置专门的手机跟踪设备。

本应是全港同心抗疫的关键时刻,任何人都不应搞政治化。而反对派的种种丑恶做派,更进一步昭示了他们反中乱港的本心,而忘了为人的根本……

话刚说完,傅进华就沉到了水底。好在他水性不错,蹬了一脚,重新浮出了水面。为了方便活动,他赶紧把泡了水的外套脱了。

本报记者 朱丽珍 通讯员 马姣 严琰/文 吕璐/摄

车门根本打不开,司机乘客拼命拍打车窗

(医护罢工对公众健康造成了重大威胁被多方抨击)

再联想到反对派掌握着全港17个区议会的控制权,在疫情爆发之际,为何不尽快召开区议会会议,讨论防疫措施及手段,却把大量的时间放在声讨所谓“警暴”、要求回应所谓“ wǔ大诉求”、唱“独歌”这些政治议题上呢?一言蔽之,政治挂帅而罔顾民生,本来就是他们这些反对派区议员的本质。

直到昨天凌晨零点30分,车子才被打捞上岸。

他拿了锤子砸开后车窗,救了一个,又救了一个

而岸上的人大喊救命,也引来了很多村民,拿来了两三米长的竹竿,第三个人就这样抓着竹竿被拉上了岸。

据内部人士透露,反对派还曾提出要求香港特区政府借用香港警察学院作为隔离场所,声称该地本身守卫森严,又远离民众居住地,地方也够大,警队中具备医护知识的大有人在,特区政府应该没有阻力去征用此地,而且警员也能作为抗疫的主力,免去现今医护人员罢工的担忧。